• 21点规则

书业新探 | 明星带货的逻辑,在书业也成立吗?

关键词:书业,新探,明星,带货,的,逻辑,在,也,成立,吗,

当然,还有一些更为低调的、喜爱阅读的明星,阅读只是他的个人习惯,不曾公开。 平心而论,“李现书单”囊括古今中外不少好书,有热门畅销书,也有冷门小众书。那么,新晋流量

  • 当然,还有一些更为低调的、喜爱阅读的明星,阅读只是他的个人习惯,不曾公开。

    平心而论,“李现书单”囊括古今中外不少好书,有热门畅销书,也有冷门小众书。那么,新晋流量明星的带货能力,在书业如何?

    可见,明星带货的思路,在书业表现还算不错,书商积极附和,粉丝热情买单。而大多数人对明星荐书也都相对认可,通过明星的流量,为关注度有限的出版行业增加更多曝光,何乐不为。2018年世界读书日活动中,《活着》的作者余华也对易烊千玺的荐书给出了亲切回应。

    “我喜欢小鲜肉偶像,但我搞不明白这个世道为什么需要鲜肉流量去荐书。流量的本职工作难道不是唱好歌、演好戏吗?我喜欢他是冲着他爱看书的吗?流量就应该保养好自己,别谈恋爱才更重要。说实话,以我爱豆的学历,他书品恐怕还没我好,看同款书意义真不大。我承认,许多好书需要推荐才能被更多人知道,但明星真的有鉴别好书的能力吗?能不能让读书人去推荐书?”

    明星为何乐于打造“阅读人设”呢?或许也是因为这种人设是大众期待的,受人欢迎的,国人骨子里依然对知识分子大有好感。今年暑期的综艺节目《中国新说唱》,也在对说唱歌手的花絮访谈中,安排了关于阅读的提问。而有趣的是,个性十足的Rapper(说唱歌手)们,许多都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“不看书”、“看书就犯困”,也有人表示自己“还挺喜欢看书的”,并分享了一些喜欢的书。其实,观众或许真的没有那么在意,舞台上的明星是否喜欢看书。时代在变,知识分子以外,逐渐有许多新的形象开始得到大众认可。

    饭圈女孩小夏表示,自己虽然追星多年,但对偶像的喜爱与对方是否有阅读习惯没有必然关系。

    2018年暑期,网剧《镇魂》火爆。朱一龙一人分饰三角,流量一时无两。当时朱一龙代言农夫山泉水溶C100,不少商店的库存甚至被买空,朋友圈还能看到粉丝说,“这个夏天,你喝水溶C,我报销!”。其后朱一龙代言的手表、香水等消费品,均立即售罄。2019年暑期,《亲爱的热爱的》热播,主演韩商言的李现流量大增,“李现一挥手,全是现女友”。《时尚芭莎》李现单人封面电子刊,三天半销量即超过48万,销售额近300万,创造了男明星电子刊单人封面中销量最高的记录。8月“李现同款”的淘宝搜索量近1500万次,旅游景区“韩商言同款椰子冻”成为最热门的网红小吃。

    明星带货,粉丝也乐意为偶像代言的商品买单,流量明星的变现能力越强,则说明该明星有商业价值,受到市场认可,曝光率和资源自然会提升。所以,支持明星带货的商品,是粉丝对偶像发展最直接的“爱的鼓励”。有趣的是,今年大热的李现,各类消费品代言都应接不暇,却尤其喜爱在微博和ins上推荐自己读的书,粉丝们很快整理出了“现男友书单”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《活着》近两年一直位居畅销书榜首,有书业分析报告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易烊千玺在自己18岁生日时提到了“正在看《活着》”,于是重新“带火”了这本90年代出版的文学作品。

    书迷亚亚分析道,“《活着》这本书本来就很热,是国民文学,我觉得他畅销与否与易烊千玺没关系。至于李现推荐的《人间失格》,也是近几年很多渠道都提到过的作品,之前日本动画、真人电影都很热,太宰治本身也是个话题人物。我个人觉得,这些书和作者,其实都比明星本人要火。所以这些经典书、畅销书热卖,明星看过的话,是明星跟大众同款嘛。那有些明星推荐的小众书,有可能是合作宣传,我是不信任的,我看书主要还是自己选,梁文道同款我倒可能考虑一下。”

    根据2019年天猫图书8月畅销书销量数据显示,李现提到的《深夜加油站 遇见苏格拉底》一书销量为3.4万,《人间失格》各版本总销量8.2万,《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》1.7万,《听什么歌都像在唱自己》1.3万,均在销量前十。而其它位居前列的畅销书数据,有大家熟悉的《活着》,月销量5.1万,《追风筝的人》1.9万,《围城》1.3万,《我们仨》1.0万。相较而言,李现的“带书”数据是相当好看了。

    对明星来说,有阅读习惯是极为圈粉的公众形象,这方面,许多明星都乐意为之。流量明星的选择很多,愿意与书业合作,是好事,是相互认可,也能互利互惠。至于公众方面,备受关注的明星,积极分享读书体会,也是推进全民阅读,传播正能量。但是,我们也听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。

    一位出版社的老师看法则现对中立,“明星荐书可能跟推荐品种还是有直接相关性的,比如易烊千玺推荐的书,书品不错,读了必然有收获,就算不读,买了在朋友圈晒晒也能彰显格调,所以从众也会很多。”

    关于《活着》的畅销现象,作家出版社营销宣传部主任刘强就曾在访谈中提到,“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数据看,《活着》的读者群很广,且原本就有大量年轻人,比如在校大学、中学生。”在他看来,《活着》是畅销书里的常青树,从2015年起,每年销量都在百万以上,2018年数据再度提升,原因也是多方面的:“一方面是余华本人的影响力及作品本身口碑多年积淀形成,应当说是水到渠成;另一方面也表明现在出版行业图书市场上新书良莠不齐,人们逐渐回归经典阅读。还有一层原因就是2018年文学类新书缺乏独树一帜的超级畅销书作品,使得原本经典长销的《活着》在这一年越发突出。”对于有书业报告分析易烊千玺对《活着》一书的影响,刘强也表示,“这当然是件好事。”

    流量明星的带货能力,想必大家早已有所耳闻。

    毕竟对书来说,书的作者才应该成为最重要的代言人,专业领域的推荐、广大读者的认可,才是最有生命力,最应该去宣传的。许多读者认为,自己更愿意去相信学者、作者、编辑等文化领域的人推荐的书。时代在飞速变化,我们始终向往美好,明星荐书就是书业适应时代的产物。那么,让书的作者得到更多关注与资源,多一些“文化明星”,不是更有意思吗?

    目前看来,现象级的畅销书中,还没有哪一本仅仅是因为明星推荐而长久大火的。虽然今年“李现同款书”中有不少新书,之前名不见经传,李现推荐后数据很漂亮,《深夜加油站 遇见苏格拉底》、《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》等,都有月销1万的好成绩。但这些书同真正的畅销书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以及余华系列、东野圭吾系列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,还需要时间检验。

    况且,有很多明星确实是喜爱阅读的。不少明星在工作之余,一直在认真、低调地为书业做贡献。除了热门的易烊千玺、李现,蓝盈莹、孙俪、刘亦菲等明星,经常在微博及各种场合中,提到自己阅读的书;佟丽娅、杨紫、马思纯等,都积极去协助全民阅读的宣传活动;而胡歌、黄轩、王俊凯,则参与各种电子阅读代言活动。赵又廷也曾发起过直播活动,让粉丝与自己一同看书,累计1万小时阅读时间,就捐献1万本书给留守儿童及贫困山区学校。

    明星带货数据可观,书业也会“蹭流量”

    明星中有书迷,书业中也应该有明星

    小张在线上购书,搜索《侠隐》,商品显示了关键词“李现推荐”。小张心说,我知道作者是张北海,电影导演是姜文,主演有彭于晏,那么李现是谁?小张在群里提问,“李现是谁?”得到的回复都是,“啊啊啊我的李现!”“李现你都不认识啊!”“我男盆友!”“小河神呀!”小张才知道,原来李现是一位当红男演员。

    现象级的畅销书和明星良好的公众形象其实是相互成就的。

    小张还看到老舍的《骆驼祥子》,蔡徐坤推荐;夏目漱石的《我是猫》,陈乔恩推荐;东野圭吾的《白夜行》,易烊千玺、邓伦推荐。没想到,买书的过程中,小张又认识了不少明星。

    各大书商也在纷纷将《活着》这本书与易烊千玺“捆绑”,易烊千玺推荐,成为了《活着》这本书新的销售噱头。

    不论明星是真书迷,抑或只是偶尔翻阅几本,人设真假,实在不必去过分辨别。一位友人说,“卖人设的明星必有一崩,不是早崩就是晚崩。”而明星关于书的言论,仅仅是给大家打开了一扇新窗口,让书迷了解更多书,也让粉丝对偶像的爱好多一些线索。

    各平台书商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,不仅给李现提过的书籍打上关键词“李现现男友推荐”,许多商家更是直接上架了“李现推荐的书全套”商品。

    明星荐书是否值得信任,粉丝也会有质疑

    从书的内容上来说,畅销书多是切中了读者的需求,明星推荐的书本身是否符合大众需要,比明星更为关键,比如孙俪推荐的育儿书,比她自己的书卖得还好,主要原因还是读者需要这一块的内容。要知道,育儿类书籍,一直是销售榜的主力军。

    也有书迷一针见血地指出,很多明星推荐的书本来就是畅销书、经典书,不用推荐大家也知道。

    诚然,不少粉丝因为明星推荐去购书,但也有人对明星荐书非常反感。如果书商要以明星推荐来捆绑售书的话,难免让人对时代唏嘘。明星荐书是潮流,利好明显,那些只附上作者和书籍相关简介的出版商,是令人敬佩的。

    小张继续搜索,《繁花》,“朱一龙推荐”。“《繁花》电影不是吴亦凡要演吗?朱一龙又是谁?”收到回复,“朱一龙啊!《镇魂》看过伐?”“我是本群提醒喝可乐小助手,该喝朱一龙代言的可乐了。”“朱一龙很帅。”小张查了查朱一龙,噢,原来是他。

发表时间:2019-10-01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